许多人把爱情当成了面包

忘不了投注在你身上的光,我和光几乎同时在你眼前出现。但我发现你会笑,只体现在你对你的客户上。不是因为你对感情的吝啬或羞于表达 ,而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你喜欢却不喜欢你的人。
你的内心一直都在描摹一个理想的爱慕对象,你觉得自己纵然不是貌美如花,光洁似玉,也算是个从男人堆里走出来的风情万种的女人。但是很可惜,你只是控制不住自己面对男人的贪心,自以为是一朵鲜花,却常常插在表面光滑的牛粪上。
这样说你,我很抱歉。这显示出一个男人的个性不足和某种偏见。因此,撇开你作为一个世俗意义上的美女,你其实缺乏了正确理解美的能力。你对自己的审美缺乏认知,你向一个只认识三个晚上的男人大胆示爱,那非但不能证明你喜欢他,还更暴露了你对待感情的盲目疯狂。
既然如此,你就独自享受无数男人对你的直接闯入,以后我们也不必再联系了。
至此,你我之间再无感情的瓜葛。
不知道以这样的方式讲一个爱情故事会不会遭到女性的讨伐,我只知道,女性在不断成长成熟的过程中,会逐渐认识到自己的年少无知,那年我不惜一切代价追过的男人,原来都是因为自己傻。你以为你是陷入了爱情,其实你是坠入了情网。
就像你某些时候,丢下工作,一个人跑到网吧和小哥哥聊天。你忘了你是个刚出社会的新人,你忘了你更加缺乏的是社会经验,你忘了你是一个个性强烈的花季女生,你甚至忘了,你用感觉换来的所谓感情却是男人对你一时的性起。好天真的小女孩,你真的应该被送到复旦教授的公开课上,学习一下如何解决你遇到一个男生时的种种开始,又如何会任性妄为,把自己的全部交付给一个只认识三个晚上的男生。
不要奢望你和他是一见钟情,一场没来由的相遇,在你看来也许是一见钟情 ,而在对方看来不过是机会难得。撩逗一个女人的方式有很多种,你不知道人家是何居心,你就敢出去跟人家吃饭。这样的女人倘若成为男人的结婚对象,你可知道,绿帽子三天两头给你戴是啥滋味?所以,不是只有男人才会好色的,女人好色起来,丝毫不输男人。
很多作家都写过出轨的女人,窃以为那不过是故事里的事,没曾想生活中这样的事也许时有发生,只是你没遇到而已。
许多人的爱情,其重要性,不亚于面包。但许多人把爱情当成了面包,却不知道这样的面包吃多了会撑,吃错了会痛,吃坏了会营养不良,吃习惯了,会让你分不清爱情和婚姻。不过,围城里的世界,倘若幸福多过一切不开心和不快乐的,你不需要分清爱情与婚姻,继续这样幸福的生活,不是很好嘛。

给自己一片晴空万里

季节冲刷着日子,新的愿望由梦缝制

我的梦在三点一刻的阳光里,刚刚好的风穿过发间,舞动的是初夏的旋律。

不经意地抬头,和雨帘对视,天那么暗,遮挡了心情的波浪线。只是有些悸动从未止步,犹如出发时嘹亮的号角。

喜欢阴天,它和我的孤独很合拍,也喜欢雨天,一些心情可以隐藏在其中。

我会在漆黑的夜里磨我的矛和盾,让锋利的它们相互对峙,这一场没有输赢的较量,会使我黯然伤神,我的落寞是风给的礼物。

一扇窗一直在那里,它是我眺望的目光。我总是在午夜醒着,期盼一朵花开的心情,想象着明天的天气,和一个路口的阳光,以及灿烂中的笑面。

走在冬的路口,银杏叶依然在飘落,它们美成了一幅金色的图景。我闭着眼睛,冥想一场雪的画面,那些静音般的精灵飘出了一个天长地久的誓言,浪漫的虚无缥缈。更多的叶子落下,像一场蝴蝶雨,于是,我也化作一片叶子,成为秋天的代名词。

自己永远是那个忠实的倾听者,只是,耳朵也会累

有很多话想说给自己听,可忙忙碌碌的日常搁浅了倾听的耳朵,而我什么都不想说。

时常,我以思考者的身份沉默,将自己置身于一片沙漠中,我的分裂多于沙粒,我的呼吸像湖底的叹息。

不再恨背道而驰的风,每只鸟都有自由飞翔的权利,只怪方向的偏差,导航的失误,还有你笑的时候那么不真实。

我尽量远离一些声音,让心中葆有一片绿荫,可空荡荡的心却杂草丛生。我会在月光下割草,修剪心中的荒芜,也会用诗歌点亮自己的眼睛,让月光漫进心窗,让星星住进心房。

小叶叶说,这个城市的风很大,故事很多,我走过一座城的时候,故事就老了,而我,还会流浪在某一段褪色的剧情里,久久走不出来。沉沦,是海给的温床,尽管有些冰凉,可我心里却会燃起一团说不清的火焰。

在路上,一些人离开了,一些人走远了,还有一些人一直都在,只是他们潜在最深的水里,我不会怪风,只是会怀疑缘分的真伪和遇见的时序。

每次听到那首歌,我都会泪流满面,我亲爱的朋友,你们都去哪儿了?,还记得昔日的把酒言欢吗?想起来卿卿我我的我们了吗?是岁月爽约了我们的友谊,还是生活把心拉开了距离,放鸽子的人永远都会在天涯,我的海角依然在眼前,而你却没有看到。

芦苇弯腰喝水只是一种姿态,和心情无关,和记忆有关,我余生里相互指教的朋友啊!你会为我撑起一把伞吗?不需要在雨天,不需要在烈阳下,只想让你为我撑起一片心中的晴天。

风很忙,雨也很忙,大家都在倒退的季节里赶路,我拾捡起全部的勇气,用骄傲擦拭,把梦中的信念唤醒,在玫瑰盛开的路上,为自己撑起一片晴空万里。

祝我生命中的重要他人

其实,我只是个跑龙套的,却把自己错当成了主角

我很开朗,也很幽默,只是我太喜欢分裂,强迫自己一次次地走穴。

遇见你的时候,我的心正在放逐的路上,它经过了一小片儿田野,那里有花香也有阳光,只是离海洋很远。

转眸的瞬间,荷花开的正香,那是七月之上,迎着你的笑,我走进了你的花园。

百花的芬芳从每一个角落溢出,有翠鸟、有蝴蝶、还有勤劳的蜜蜂。

我的欣喜在眉宇间绽放,绽放的还有我那颗飘扬的心。

你教我和花儿通灵,熟悉它们微笑时的表情,你教我辨认蜜蜂和马蜂的区别,远离那些登徒子类型的人,可我似乎只认识蝴蝶。

我眼中飞过一群蝴蝶,幽蓝、幽蓝的颜色,它们翩跹进一面湖的波心,荡漾出一个回旋的耳语,那是我心中的海。

跟着你的节奏感,我恋上了诗,在无数次的练习中,它们还只是文字拉成的行距。你温润的话语经过我的耳畔,就像你唯美的诗句在行走。我在你的诗句里遨游,游过了黑夜的地平线。

我们的交集宛若蜻蜓点水,却那么的深刻,美了一个夏天的时光。

一直以为属于我的阳光不会离开,可一场猝不及防的雨落下,打湿了我的甜梦,终结了我与那片海的故事。

曾经以为我是你身旁的花朵,在漫长的雨季里,我知道了自己只是一株没有翅膀的稗子。

我的卑微是你赐予的,我的落寞像复数的雨珠,汇聚成一条河流,涌向一个孤岛

坐在心情的凉板凳上,我关闭所有的门窗,可你给的殇却在午夜醒来,莫名的疼痛淹没我的精神,浇开了一朵血色玫瑰。

我的心一直在黑夜里徘徊,临窗,杯子里的酒已干枯,可我还在眺望一个遥远。

我的烟圈是无心的生成,它们像一声声叹息,萦绕我如麻的思绪,却清楚地锁定到你的方向。

凌晨一点半的夜,风微凉,十月的记忆一直醒着。我在白炽灯下写信,想寄给昨天的自己。

我的猫儿在叫我,它有蓝色的眼睛,雪白的皮毛。它想和我做一次长谈,是关于特立独行的话题,于是,我们把月亮涂成了蓝色的,然后数了整夜的星星。

离开你之后,我的诗有了诗的模样。那是我跨越千山万水的追寻,翻越心灵封锁线的既定,主要是因为你的无声指引。

我依然在孤岛,用单桨划着一叶小舟,无浪的夜里很平静,我的精神找到了归属地。

我的心一直在路上驰骋,从过去到未来,却没有遇到你的小站

从我的角落走出来的时候,天已经晴了。我会想到你给的阳光,那么的不真实,却暖了我的余生。尽管有些痛还在心头,我还是抚平了一个沙丘。

打开一扇窗,让你的南风吹进来,可能我会冷,但我的心会澎湃。

你知道吗?你丢了一样东西,是脚印,它们在我心里,一直都擦不去。

从偶然的遇见,到缘分的狂欢,我们曾经把友谊这面旗高高举起,慷慨陈词从不是你的风格,我只欣赏你月光般的方式。

转身离开不是路口的错,我原谅风的叛逆。再也不见只是决绝的说辞,我们都没有那么绝情,站在遥遥相望的河岸,把默默无语交给风声。

我们还是相隔千里的陌生人,只是你一直在我的文字里。你像永不消失的灯塔,为我照亮了黑暗中的眼睛,谢谢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