祝我生命中的重要他人

其实,我只是个跑龙套的,却把自己错当成了主角

我很开朗,也很幽默,只是我太喜欢分裂,强迫自己一次次地走穴。

遇见你的时候,我的心正在放逐的路上,它经过了一小片儿田野,那里有花香也有阳光,只是离海洋很远。

转眸的瞬间,荷花开的正香,那是七月之上,迎着你的笑,我走进了你的花园。

百花的芬芳从每一个角落溢出,有翠鸟、有蝴蝶、还有勤劳的蜜蜂。

我的欣喜在眉宇间绽放,绽放的还有我那颗飘扬的心。

你教我和花儿通灵,熟悉它们微笑时的表情,你教我辨认蜜蜂和马蜂的区别,远离那些登徒子类型的人,可我似乎只认识蝴蝶。

我眼中飞过一群蝴蝶,幽蓝、幽蓝的颜色,它们翩跹进一面湖的波心,荡漾出一个回旋的耳语,那是我心中的海。

跟着你的节奏感,我恋上了诗,在无数次的练习中,它们还只是文字拉成的行距。你温润的话语经过我的耳畔,就像你唯美的诗句在行走。我在你的诗句里遨游,游过了黑夜的地平线。

我们的交集宛若蜻蜓点水,却那么的深刻,美了一个夏天的时光。

一直以为属于我的阳光不会离开,可一场猝不及防的雨落下,打湿了我的甜梦,终结了我与那片海的故事。

曾经以为我是你身旁的花朵,在漫长的雨季里,我知道了自己只是一株没有翅膀的稗子。

我的卑微是你赐予的,我的落寞像复数的雨珠,汇聚成一条河流,涌向一个孤岛

坐在心情的凉板凳上,我关闭所有的门窗,可你给的殇却在午夜醒来,莫名的疼痛淹没我的精神,浇开了一朵血色玫瑰。

我的心一直在黑夜里徘徊,临窗,杯子里的酒已干枯,可我还在眺望一个遥远。

我的烟圈是无心的生成,它们像一声声叹息,萦绕我如麻的思绪,却清楚地锁定到你的方向。

凌晨一点半的夜,风微凉,十月的记忆一直醒着。我在白炽灯下写信,想寄给昨天的自己。

我的猫儿在叫我,它有蓝色的眼睛,雪白的皮毛。它想和我做一次长谈,是关于特立独行的话题,于是,我们把月亮涂成了蓝色的,然后数了整夜的星星。

离开你之后,我的诗有了诗的模样。那是我跨越千山万水的追寻,翻越心灵封锁线的既定,主要是因为你的无声指引。

我依然在孤岛,用单桨划着一叶小舟,无浪的夜里很平静,我的精神找到了归属地。

我的心一直在路上驰骋,从过去到未来,却没有遇到你的小站

从我的角落走出来的时候,天已经晴了。我会想到你给的阳光,那么的不真实,却暖了我的余生。尽管有些痛还在心头,我还是抚平了一个沙丘。

打开一扇窗,让你的南风吹进来,可能我会冷,但我的心会澎湃。

你知道吗?你丢了一样东西,是脚印,它们在我心里,一直都擦不去。

从偶然的遇见,到缘分的狂欢,我们曾经把友谊这面旗高高举起,慷慨陈词从不是你的风格,我只欣赏你月光般的方式。

转身离开不是路口的错,我原谅风的叛逆。再也不见只是决绝的说辞,我们都没有那么绝情,站在遥遥相望的河岸,把默默无语交给风声。

我们还是相隔千里的陌生人,只是你一直在我的文字里。你像永不消失的灯塔,为我照亮了黑暗中的眼睛,谢谢你!